西部大开发战略进入深化阶段 未来聚焦进一步开放

探索宇宙奥秘

2020-01-24

西部大开发战略进入深化阶段 未来聚焦进一步开放

2017年前11个月,全行业实现利润总额同比增长倍;去产能任务有望在2018年基本完成或提前完成。

西部大开发战略进入深化阶段 未来聚焦进一步开放

  西部大开发战略进入深化阶段  今年将出指导意见,重点是加大开放力度  随着西部地区经济的崛起,我国西部大开发战略将进入深化阶段。《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今年我国将继续加大西部开放力度,制定西部大开发新的指导意见,推进沿边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和贵州、宁夏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建设。

专家表示,西部地区目前经济保持了强劲增长的势头,新旧经济动能转换加速成为一大亮点。

未来的重点是,要抓住“一带一路”倡议等机遇,通过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力度和强化管理水平等措施,进一步扩大开放水平。

  崛起:西部地区经济形势大好  2017年的经济数据显示,云南、贵州、四川等西部地区的经济均实现了高速增长,在全国范围排名前列。  贵州省经济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该省地区生产总值(GDP)亿元,比上年增长%,实现了两位数增长,增速高于全国平均水平个百分点。据贵州省统计局局长张平介绍,自2011年以来,贵州省地区生产总值增速已连续7年位居全国前3位。

  2017年,云南省GDP为亿元人民币,比上年同期增长%,增速高于全国水平个百分点。

其中,该省固定资产投资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实现了快速增长。

在固定资产投资中,基础设施投资成为主要拉手。

据悉,随着云南省加快高速公路和“组组通”公路大决战的深入推进,全省基础设施投资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增速高于全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个百分点。

基础设施投资占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为%,所占比重比上年同期提高个百分点。

  此外,2017年,四川省GDP为亿元,比上年增长%,增速比全国平均水平高个百分点;重庆市GDP为亿元,比上年增长%;陕西省GDP为亿元,比上年增长%,高于全国个百分点。

  万博经济研究院副院长张海冰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从GDP增速数据来看,贵州、重庆、四川、陕西等地区的增速均在全国前十之内,显示出我国西部地区强劲的增长势头,也说明了当前西部大开发的总体形势喜人。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表示,目前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速度很快,特别是外贸方面表现很好,许多外资正在向西部地区转移。

随着第三批自贸试验区的成立以及“一带一路”倡议的落实,西部地区将成为我国经济的前沿阵地,基础设施等条件有望大为改善,都将成为未来深入推进西部大开发的有利条件。

  变化:新旧经济动能转换加速  从西部各省的具体经济数据可以看出,新旧经济动能转换加速成为一大亮点。

  从投资来看,西部地区新兴产业的投资几乎都保持了两位数以上的增速。

以贵州省为例,该省2017年装备制造业投资亿元,增长%,增速比全省固定资产投资高个百分点;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投资亿元,增长%,增速比全省固定资产投资高个百分点;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投资亿元,增长%,增速比全省固定资产投资高个百分点;太阳能发电投资亿元,增长%,增速比全省固定资产投资高个百分点。

  从产业结构来看,西部地区第三产业和服务业对经济的贡献度也在逐渐增加。

以云南省为例,2017年全省服务业增加值亿元,比上年同期增长%,占GDP的比重达%,对全省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达%,拉动经济增长个百分点。

值得一提的是,云南省2017年实施了“史上最严”的旅游市场秩序整治措施,一手抓旅游市场秩序整治,重拳整治各种旅游乱象;一手抓旅游产业健康发展,以“全域旅游”理念推动旅游公共基础设施、旅游产品、旅游目的地转型升级。

在各项措施拉动下,2017年,全省共实现旅游业总收入亿元,同比增长%。

  多位专家表示,西部地区的发展,既要强调速度,也要形成自主发展的内生动力。

未来,经济增长的新动能要发挥更大的作用,尤其是软价值含量较高的新兴产业,要加大升级力度。

  部署:未来重点聚焦进一步开放  加大开放力度将成为我国下一步深化西部大开发战略的重点。

记者了解到,今年我国将制定西部大开发新的指导意见,推进沿边重点开发开放试验区和贵州、宁夏内陆开放型经济试验区建设。

  西部各省、市、自治区召开的经济工作会议纷纷围绕全面深化改革扩大开放进行了部署,多个地区提出,要深度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推动形成全面开放新格局,进一步提升开放区位优势,推动区域协调发展,加大招商引资力度,推进融资体制、财税体制、国企国资、商事制度、行政体制等改革。

  白明表示,东西部开放应该具有同步性。

在西部地区要营造开放的高地,包括自贸试验区、国家级新区、开放型经济新体制试点等。

此外,还要加强西部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增强开放意识,强化管理水平,加强投资环境和信息化建设等。

  张海冰表示,西部大开发的开放,包括“硬”、“软”两个方面。

首先是“硬”的开放,也就是通过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力度,扩大地域上的开放。

“广大的西部地区没有沿海的区位优势,就更需要通过继续加大基础设施建设,根据自己的区位特点,抓住‘一带一路’倡议的机遇扩大对外开放,全面提升本地与国内外相关各方的产业契合程度。

”他说,而“软”的开放,就是要继续解放思想、转变观念,打造开放、包容、创造性的发展软环境。

在贵州发展大数据产业,在重庆建设离岸金融结算中心等,都是突破传统产业发展思路的结果。

(责任编辑:庄彧)。